枫之叶 世界是平衡的,每个人都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决定自己生活的样子。

《追风筝的人》读书笔记

介绍

这本书已经在书架几个月了,这周再次出现映入眼帘,决定要把它看完,当然还有个更重要的原因!

大概花了一天时间看完这本书,故事的本身比较有趣,只是前面有点枯燥和令人费解,对于读中文译本的我来说还是有很多生涩的词,起码前面几章有点吧,之后阅读又是“一马平川”,想着一口气读完,然后又是生涩...如此循环。

没有特殊声明,以下提到的“我”都是指主人公阿米尔;

时间

1960年~2002年

地点

阿富汗-喀布尔:我出生到少年时期;
巴基斯坦-白沙瓦:逃离战乱的阿富汗后短暂待过的地方;
美国-弗里蒙特:我青少年之后生活的地方;

人物

爸爸:我的父亲,名门望族之后,生于1933年,典型的普什图人,身材高大,孔武有力,留着浓密的小胡子,卷曲的棕色头发甚是好看,身高近2米。

妈妈(索菲亚·阿卡拉米):

受过良好教育,无论人品还是外貌,都被公认是喀布尔数得上的淑女。她在大学教授古典法尔西语文学,祖上是皇亲贵胄。生我的时候死了!

我(阿米尔):阿米尔少爷,一个曾经懦弱的人,经历了太多事情后,变得勇敢;

阿里:我的仆人,祖父收养的孩子,和爸爸一起长大,哈桑爸爸,一个好人,因为是哈扎拉人,饱受欺负,后来被地雷炸死了;
莎娜芭:哈桑妈妈,生下哈桑就跟人跑了;
哈桑:我的仆人,”兄弟“,”朋友“,一个好人,因为是哈扎拉人,饱受欺负,可能直接影响我的人生轨迹;

哈桑跟我喝过同样的乳汁。我们在同一个院子里的同一片草坪上迈出第一步。还有,在同一个屋顶下,我们说出第一个字。
我说的是“爸爸”。
他说的是“阿米尔”。我的名字。

索拉博:哈桑儿子

法莎娜:哈桑妻子,美丽的哈扎拉女人;
拉辛汗:爸爸的合作伙伴、朋友,也是我的朋友,对我的写作生涯和后半生有非常重大的影响;
阿塞夫:喀布尔有名的混混,之后成为阿富汗塔利班政府的一个小头目,对我的前半生直接或者间接的影响;
伊克伯·塔赫里:我的岳父,阿富汗的将军,后来在国防部上班;
雅米拉:我的岳母,一个非常好的女人,对我非常友善;
索拉雅:我的妻子,非常善解人意,我对他一见倾心;

背景

出生到1973年7月17日白天,喀布尔还是一个相对和平、美好的地方;
人人都说我父亲的房子是瓦兹尔·阿克巴·汗区最华丽的屋宇,甚至有人认为它是全喀布尔最美观的建筑。
我就是「阿米尔少爷」;

1973年7月17日夜里,喀布尔发现君主制已然成为历史。查希尔国王远在意大利,他的堂兄达乌德汗趁他不在,发动了政变,没有多加杀戮,就终结了他四十年来的统治。

之后不断发生政变,终结是在1978年4月;

1979年12月,俄国入侵阿富汗;

1981年3月,我们离开喀布尔,到巴基斯坦的白沙瓦,之后去了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弗里蒙特,在那里继续接下来的生活。

简述

爸爸是个正直、热心的人,也非常有经济头脑,但也是个比较矛盾的人;
小时候的我,是阿米尔少爷,住着爸爸的豪华房子,有忠诚的仆人阿里和他的儿子哈桑照顾;

哈桑和我一起长大,我们喝过同样的乳汁,在同一个院子里的同一片草坪上迈出第一步。还有,在同一个屋顶下,我们说出第一个字。
我说的是“爸爸”。
他说的是“阿米尔”。我的名字。

成长的过程中,哈桑陪我一起玩,我会经常嘲笑他,捉弄他,但是他从来不反抗,事后我也会自责;

我给他念诗歌和故事,有时也念谜语——不过后来我不念了,因为我发现他解谜语的本领远比我高强。
给哈桑念故事的时候,碰到某个他无法理解的字眼,我就十分高兴,我会取笑他,嘲弄他的无知。

因为爸爸总是特别疼爱哈桑,我嫉妒了;

爸爸从来不会忘记哈桑的生日。

遇到了危险哈桑总是挡在我前面,而我也总是懦弱的躲在后面;

偷听拉辛汗和爸爸聊天,让我知道了爸爸对我如此失望

爸爸说,“一个不能保护自己的男孩,长大之后什么东西都保护不了。”
“可是阿米尔身上有些东西让我很烦恼,我又说不清楚”
“要不是我亲眼看着大夫把他从我老婆肚子里拉出来,我肯定不相信他是我的儿子。”

我写了第一篇故事,拉辛汗鼓励了很大的鼓励,也对我后来的写作起了很大帮助;

1975年冬天,我最后一次看到哈桑追风筝。哈桑为了我不让爸爸失望,受尽阿塞夫的侮辱,然后我就躲在旁边看着...这也是我之后痛苦的根源。

我无法忍受忍受自责的煎熬,迫使阿里和阿桑离开了我家,阿桑又一次为我受了委屈,为我而牺牲;

1979年12月,俄国入侵阿富汗;

1981年3月,因为阿富汗战乱,我们不得不离开,去了巴基斯坦,后来又去了美国;

即使在美国,我也经常为曾经的懦弱而自责,无法面对;

之后,爸爸因病去世了,在生病的时候为我提亲,我和心爱的姑娘索拉雅结了婚;

我开始正式写小说,最终写了两部;

我们结婚4年,没有孩子,成为了我们很大的遗憾;

某一天,拉辛汗联系我,于是我去了巴基斯坦;

拉辛汗告诉了我,我的爸爸

但你父亲是一个被拉扯成两半的男人,亲爱的阿米尔:被你和哈桑。他爱你们两个,但他不能公开表露对哈桑的爱,以尽人父之责。所以他将怨气发泄在你身上——你恰好相反,阿米尔,你是社会承认的一半,他所继承的财富,以及随之而来的犯罪免受刑罚的特权,统统都会再赠给你。当他看到你,他看到自己,还有他的疚恨。你现在依然愤愤不平,而我明白,要你接受这些为时尚早。但也许有朝一日,你会明白,你父亲对你严厉,也是对自己严厉。你父亲跟你一样,也是个痛苦的人,亲爱的阿米尔。

也告诉了我哈桑一家的事,还有在喀布尔的家,也终于知道哈桑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兄弟,同时阿桑一家为了维护我喀布尔的家都死了,仅剩下是儿子索拉博还在战乱的喀布尔;

经过挣扎,我还是决定去喀布尔把索拉博带回到自己身边,没想到在阿塞夫手里,遇到不少困难,甚至是生死搏斗,终于经过了很多努力后带回了美国;

但是,索拉博因为在阿富汗饱受苦难,也因为我的不守诺言,即使带回美国也很长时间没有开口说话,心理非常闭塞...

2002年3月,我和索拉博在公园放风筝,索拉雅在旁边看着我们,索拉博终于有了”生机“...

谁是追风筝的人?

《追风筝的人》有两个人,哈桑和我(阿米尔),文中他们才是真正“追风筝的人”,这对难兄难弟也是饱受折磨,看的过程也是一阵唏嘘;

哈桑

文中大量描写了「哈桑」和「阿米尔」,一起经历很多事情,大部分时候都是被欺负的对象,也算是时刻保护「阿米尔」的人吧,起码从小屁孩开始到少年那段时间。
由于1975那年冬天的“追风筝事件”后,不得不被迫离开。
是「阿米尔」最忠诚的“朋友”,不对,应该是兄弟,不过在有生之年应该是不知道了,在死的时候还在拼命维护这段“友谊”。

Q:阿桑追的是什么?
A:
对“朋友”的忠诚,也是对心中真正的友谊的诠释。
文中多次提到“为你,千千万万遍。”,也是一条明显的线索吧。

我(阿米尔)

一个「少爷」,嗯...怎么说呢?我觉得是比较复杂的人,从小开始就一直在“挣扎”。
对父亲的态度不满,为了得到更多的关爱,内心一直挣扎;
对「哈桑」的态度,更是复杂,基本上每次都是很挣扎
- 先是嘲笑,之后有自责,想要弥补;
- 遇到危险,总是「哈桑」挺身而出,自己躲在后面,事后又对自己懦弱羞愧;

等等......诸如此类。
但是,后面几章的“我”是一个勇敢的人,面对危险也是勇往直前,前往当时正处于战乱的阿富汗救出了侄子,也算了却了心病。

Q:阿米尔追的是什么?
A:一颗勇敢的心,最终得偿所愿;

我的感触

追自己的风筝

其实每个人都在追自己的风筝,我们正在追的风筝呢?

哈桑的忠诚

“我宁愿吃泥巴也不骗你。”他带着愤愤的表情说。
“真的吗?你会那样做?”
“如果你要求,我会的。”他终于说,眼睛直看着我。

阿米尔爸爸对哈桑态度

种郁金香那天,我问爸爸他能否考虑请新的仆人。哈桑哪里都不去!他勃然作色,他就在这儿陪着我们,他属于这里。这里是他的家,我们是他的家人。当阿里宣布他和哈桑要离开我们时,他流泪了,流泪了!

可能这里就为后面揭露阿米尔和哈桑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埋下了蛛丝马迹;

两次把钱放在毛毯下

第一次,冤枉哈桑,以达到赶走哈桑的目的;

我掀起哈桑的毛毯,将新手表和一把阿富汗尼钞票塞在下面。
爸爸开门见山,问道:“钱是你偷的吗?你偷了阿米尔的手表吗,哈桑?”
哈桑的回答简单得只有一个字,以他嘶哑孱弱的声音说:“是。”
我身体紧缩,好似被人扇了个耳光。我的心一沉,真话差点脱口而出。我随即明白:这是哈桑最后一次为我牺牲。

这让我明白了另外的事情:哈桑知道。他知道我看到了小巷里面的一切,知道我站在那儿,袖手旁观。他明知我背叛了他,然而还是再次救了我,也许是最后一次。

第二次,为了帮助一家人度过难关;

那天早些时候,我确信无人注意,做了一件二十六年前就已经做过的事情:将一把皱皱的钞票塞在草席下面。

两次的对比,也是两种心态的对比;

对索拉雅一见倾心

“亲爱的爸爸,你忘了你的茶。”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她站在我们后面,是个身材苗条的美人,天鹅绒般的黑发,手里拿着一个打开的保温杯和一个塑料杯。我眨眨眼,心跳加快。她的眉毛又黑又浓,中间连在一起,宛如飞翔的鸟儿张开的双翅,笔挺的鼻子很优雅,活像古代波斯公主——也许像拓敏妮,《沙纳玛》书中罗斯坦的妻子,索拉博的妈妈。她那长长睫毛下面胡桃色的眼睛跟我对望了一会儿,移开了视线。

在她转身离去之前,我见到她光滑的皮肤上有个镰状的棕色胎记,就在左边下巴上。她走过两条通道,把保温杯放在一辆货车里面。她跪在装着唱片和平装书的盒子中间,秀发倾泻在一旁。

在那天剩下的时间里,我总忍不住望向那辆灰色的货车。

那晚我辗转反侧,老想着索拉雅·塔赫里的镰状胎记,想着她那优雅的笔挺鼻子,想着她明亮的眼睛跟我对望的情景。我的思绪在她身上迟疑不肯离去。索拉雅·塔赫里,我的交易会公主。

春季学期在1985年5月底结束。我所有的课程都得了优,这可是个小小的神迹,因为我人在课堂,心里却总是想着索拉雅柔美而笔挺的鼻子。

阿米尔妻子索拉雅的善解人意

我听见她擦鼻子的声音。“但我很清楚地知道的是:你必须把他带回家。我要你这么做。”
“我确定吗?”她说,“阿米尔,他是你的侄儿,你的家人,所以他也是我的侄儿。我当然确定,你不能任他流落街头。”她停顿了一会,“他性子怎样?”

阿米尔对自我反省纠结的心路历程

我们都曾犯下罪行,出卖别人。可是爸爸找到一条将负疚变成善行的路。而我所做的,除了将罪行发泄在那个被我背叛的人身上,然后试图全都忘掉之外,我还做过什么?除了让自己夜不能寐之外,我还做过什么?

”醒悟“后的阿米尔要带索拉博回美国

我降低声音,“你会跟我一起走吗?” 等待他回答的时候,我脑里一闪,思绪回到了很久以前的某个冬日,哈桑和我坐在一株酸樱桃树下的雪地上。那天我跟哈桑开了个残酷的玩笑,取笑他,问他愿不愿意吃泥巴证明对我的忠诚。而如今,我是那个被考验的人,那个需要证明自己值得尊重的人。我罪有应得。

阿米尔可以直面问题,不用那么纠结了

“没关系,”我转向将军,“你知道吗,将军大人,我爸爸睡了他仆人的老婆。她给他生了个儿子,名字叫做哈桑。现在哈桑死掉了,睡在沙发上那个男孩是哈桑的儿子。他是我的侄儿。要是有人发问,你可以这样告诉他们。”

(完)

About the author

Add Comment

枫之叶 世界是平衡的,每个人都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决定自己生活的样子。

碎言碎语

有点小懒,不定期更新

分类目录

标签